[党史办] 军旗引领下 修水人民为革命牺牲巨大

  • 发布人:佚名发布时间:2014年04月01日点击数:

  218日修水新闻网以《修水,第一面军旗诞生的地方》为标题,报道了第一面军旗在修水诞生的历史史实,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从修水高高打出的这面军旗,标志着我党独立领导工农武装斗争的开始。无数修水儿女在这面旗帜的引领下,投身革命,浴血奋战,在中国革命史上产生重要影响。


  九江市史志办副主任涂开荣:

  第一面军旗设计、制作后,是如何带到铜鼓、安源等地的秋收起义部队的呢?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组建和第一面军旗制作的具体情况又是怎样的呢?针对秋收起义中的这一系列细节问题,铜鼓县党史办曾三次写信给军旗设计者之一的陈树华征求史实。陈老就给他们回了三封信,详细地介绍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组建经过,以及第一面军旗——“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军旗的诞生经过。其中,铜鼓县党史办同志就问到这面军旗是怎么从修水带到铜鼓的,为什么修水打着的是镰刀斧头旗,铜鼓打着的也是镰刀斧头旗。陈老在1988113日的回信中说:军旗图案是(农历)八月初旬一个下午决定的,我即当夜设计绘制,翌日即交街上裁缝制作,并没有中央的统一布置。这个图案,当然是由何坚、伍中豪带到铜鼓的。是成为一致的原因。

  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军旗率先在修水升起,秋收起义第一枪也在修水打响。何长工同志1958年在中直机关党校作报告时这样评价这段历史:从此,在中国,在东方,就有了红旗和白旗的对立,有了红军和白军的对立,在后来有了红色革命根据地和白色政权的对立。

  修水人民在第一面军旗的引领下,献身革命,不畏牺牲。土地革命时期,修水人民参加革命热情高涨,在湘鄂赣苏区就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修水老表好大胆,捶直啄钩就造反。鼎盛时期,修水苏区面积超过三分之二以上版图,两度成为中共湘鄂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的驻地。江西是著名的烈士省份,烈士数在全国占有非常大的比重。全省一共有6个县市的烈士数达到了1万人以上,修水就是其中之一,居全省的第五位。由此可见修水贡献之大。

  县委党史办主任龚九森:

  诞生在修水的这面军旗,不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一面军旗,而且有研究资料表明,这面军旗还是我党公开打出的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第一面旗帜,是我党成立苏维埃的第一面旗帜。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有10万多名修水志士举着这面旗帜,在参加秋收起义、两打长沙、五次反围剿等革命斗争中壮烈牺牲,在册烈士高达10321人,为中国革命事业作出了巨大牺牲和重要贡献。我们不去做好当前党史研究和宣传工作,不去澄清有关重要党史,就有愧长眠红土地的革命先烈。

  应当特别指出的是,驻扎在修水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部及第一团的部队构成情况:除余洒度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余贲民率领的平江工农义勇队、罗荣桓率领的崇(阳)通(城)农民自卫军之外,还有修水农民自卫军。很多党史军史资料没有将修水农民自卫军列入部队序列,也是不符合真实历史的。修水党组织动员了200多人到部队参加秋收起义,其中有余经邦率领的100多人的修水农民自卫军、新招募的100多名新兵和20余人的县政府法警队。此外,师长余洒度还收编了黔军残部邱国轩团作为第一师第四团。修水驻军兵力达3000多人。应当说,秋收起义的主要军事指挥力量和战斗力量集结在修水。

  县宁红集团退休干部朱正平:

  我今年93岁了,在县里党史部门工作过多年,对于秋收起义也研究了几十年。据我所知,没有任何资料上登载,秋收起义第一面军旗是在铜鼓制定的。根据我了解,何长工从武汉一直到修水,这一个多月都跟警卫团在一起,直到1927919号到浏阳文家市时,才看到毛主席。在这之前,他也没有去过铜鼓县城,说毛主席在铜鼓当面指示何长工设计军旗是不符合史实的。党史要遵守存真求实原则,不能移花接木,更不能乱点鸳鸯谱。

  国家一级作家叶绍荣:

  我曾经创作出版的长篇小说《日出苍山》,是一部全面反映秋收起义的历史题材纪实小说。在写这部作品之前,我做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研究工作,对工农革命军第一面军旗的设计制作等细节进行了实地考证,并专门写了一章第一面军旗来详细叙述。我花了半年多时间,沿着秋收起义的路线全部走了一遍,对沿途所有革命纪念馆的馆藏资料都看了、查了。这些资料表明,这面军旗是在修水设计的,而不是在铜鼓设计的。

  县林业局退休职工邓新华:

  我的外公梁幼陶,曾经多次跟我讲起过他参加制作第一面军旗的过程。由于年幼丧父,外公8岁时便开始当学徒做裁缝,凭着勤奋好学,成了县城有名的裁缝师傅。20多岁时,外公一边做着裁缝,一边看守着修水商会(工农革命军第一面军旗制作地)后面的熊家祠堂。

  19278月左右,修水商会驻扎了一支新部队,外婆有时会去帮着部队洗衣服,外公听说他们是来搞秋收暴动的。有一天,部队里的军官得知外公是个老裁缝,还带过几个学徒,便找到他,请他制作军旗。外公是个非常胆小的人,刚开始很犹豫,他不清楚这支部队是什么性质的队伍。当军官说到制作军旗付工钱时,外公看看他也不像坏人,就点头答应了。天黑后,外公召集自己以前带过的学徒,同县城的一些裁缝如朱菊英等共20多人来到商会。他主要负责裁剪军旗,妇女们负责手工缝线,用马灯照明,整整一夜,他们一共制作了100余面镰刀斧头旗帜。由于一晚上这么低着头赶制军旗,导致外公的脖子痛了一个多星期都抬不起来。外公跟我说,那时候是白色恐怖年代,冒着生命危险的,制作完军旗后,连出门都害怕。

  完工后,部队给每人付了10个铜板的工资。直到1989年外公去世时,他还一直保留着制作军旗用的剪刀。他常说:剪刀就是裁缝的饭碗,这把剪刀还含有特别的意义,说明我也曾经为共产党作出过贡献。

  县委党校原教务主任徐康平:

  东港乡东港村西源组有一处我的祖屋,叫徐骆驼屋,建于清朝道光25年,就是1845年,至今已有170年历史。现在的祖屋墙上还保留有秋收起义部队写的革命标语,叫工农兵暴动起来,打倒土豪劣绅,落款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军一师一团。据说,秋收起义部队写了口号并落款的标语,目前全国就剩下这一处了。据我父亲讲,秋收起义部队还在骆驼屋里住过。庚午大红的时候,这栋祖屋还办过红军医院,解放后政府在槽门口长期挂过红军第一医院旧址匾牌。( 记者 卢金鑫 实习记者 黄海 整理)

作者:卢金鑫 黄海 来源:修水新闻网